RSS
 
當前位置 : 主頁 > 綜合新聞 >

安全監管職能改革 四方面亟待優化和調整

時間:2015-10-06 03:38 瀏覽:


劉國紅

    8月12日,天津濱海新區開發區瑞海公司危險化學品倉庫發生爆炸事故,造成大量人員和財產損失;8月22日,在全國上下深刻汲取天津8•12事故教訓,全面開展安全生產大檢查期間,山東潤興科技化工有限公司再次發生分離器著火爆炸事故。
    這兩起事故加上最近反復發生的電梯安全事故,確實值得引起我們深刻反思:我們政府安全監管職能依然有很多方面需要進行優化和調整。筆者認為主要存在四個方面的問題:
    首先,當前的安全生產監管體系普遍存在多頭審批、交叉審批以及多頭、分段監管的問題。以危險物品監管為例,安全生產法規定:“生產、經營、運輸、儲存、使用危險物品或者處置廢棄危險物品的,由有關主管部門依照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和國家標準或者行業標準審批并實施監督管理”。
但在實際工作中,同一家企業可能存在生產、經營、運輸、儲存、使用、處置等一個或多個環節,而每個環節對應的主管部門和監管主體都有所不同,由于監管職責缺乏有效銜接,使監管部門攬權牟利、推卸責任成為可能。
    筆者認為,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分開實施的行業和企業更是由于信息不對稱,而存在監管漏洞。所以,完善安全生產監管職責體系,變多頭、分段管理為集中統一管理,并由第三方對生產經營全流程進行監管,是解決此類問題的有效方法。
    其次,我們在實踐過程中,常出現安全監管權責不對稱的問題。按照“誰審批,誰監管”原則,具有相應審批權限的部門對審批事項均負有監管職責,然而在實踐過程中,這樣的部門承擔的是審批行政監管還是行業技術監管責任,監管職責如何劃分仍有待厘清。
    在具體實施過程中,責任按照屬地的原則,導致基層工作出現重重壓力。因為基層政府部門面臨此類問題上,因為無編制及相應技術人員,且不具備排查監管處罰等職權,在發現和消除特種行業隱患上均存在較大難度。
    所以,如果各層級個部門能嚴格按照“誰審批,誰監管”原則,抓好源頭審批監管和日常技術監管,那將是善莫大焉。
    再者,我們工作中,隱患排查整治職責確實有待進一步明晰。在基層工作中,常出現隱患發現后上報移交給誰整治?通過什么程序移交?被移交部門不受理該如何操作……
    這一切,都沒有細化和具體規定,甚至還出現政府部門之間在不同領域、不同層級的隱患排查和整治上相互推諉扯皮的現象。對靜態設施方面的安全隱患,基層政府部門有的可以組織整改消除,有的受政策制約沒有相應職權進行消除,如歷史遺留違法建筑問題。
    而對動態的、業主躲貓貓式的安全隱患,遇有企業閉門不配合監管,也確實存在執法難的現象。筆者認為,面對此類問題,可參照大部制精神,將交叉職能交由一個部門負總責,明確具體職責,并嚴格規范程序。
    最后,隨著城市化進程的不斷加快,大量流動人口集中涌入大型特大型城市,造成嚴重的人口倒掛,基層政府安全生產監管人力資源保障不足問題日趨明顯。
    在深圳,隨著商事登記制度改革,商事主體井噴式增長,基層安全監管人員人均工作量巨增,而安全監管工作涉及行業領域多,面廣量大,需要協調聯系的上級主管部門也比較多,一些不符合安全生產條件的小企業安全隱患,治理難度很大。
    我們常常看到這樣的現象:一線巡查人員日常工作中還要面對生產經營單位不配合或者故意躲避檢查等問題,有時要反復上門、重復勞動……這意味著,巡查人員面臨如此繁重的工作任務,不免出現對生產經營戶刻意逃避政府監管,其結果是導致違法生產經營的行為更是難以做到有效發現。
    另外,在現有制度下,無論政府職能部門,還是企業經營單位,安全生產監管隊伍的責權利是不對等的,一旦發生事故,監管人員往往都會受到涉嫌瀆職乃至犯罪的調查,而在政治、經濟、社會等待遇和其他保障方面又沒有優勢,不僅受不到應有的社會尊重,還有被打擊報復的風險,致使安全監管工作少有人愿做、少有人想做、少有人敢做。
    目前,人員流動性大、監管隊伍不穩定的現象較為突出。在筆者看來,如果能將安全隱患排查整治按級別,由政府主導,通過采取購買社會服務的方式進行,或將另辟蹊徑。

(作者系中共深圳市龍城街道黨工委書記)
 

 
免费三张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