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當前位置 : 主頁 > 綜合新聞 >

為保全他人 黃岡警察用身體壓住“土炸彈”被炸重傷

時間:2016-10-24 08:07 瀏覽:

楚天都市報19日報道:

耍渾村民打傷鄉鄰后,又躲進土坯房攜“土炸彈”與民警對峙,甚至失去理智引燃了引線。而房內,還有其生病的七旬老母。危急關頭,浠水縣公安局特勤隊負責人吳俊,毫不猶豫地撲了過去……

爆炸還是發生了,但正是由于吳俊的奮力一撲,避免了更大的傷亡。正月初三上午,這驚心動魄的一幕,發生在浠水縣清泉鎮寶塔村8組。

昨天,躺在武漢市第三醫院病房內,全身多處灼傷的吳俊告訴楚天都市報記者,“面對危險,為了大家的安全,撲上去是必須的。如果讓我再選擇一次,我還會作出同樣的選擇。”

吳俊住院照片

2016年2月10日,上午9時許,正在街頭帶隊巡邏的吳俊接到110指令:“請迅速趕往清泉鎮寶塔村8組支援,現場有爆炸發生。”

吳俊帶領特勤隊員趕到事發現場:只見一座三聯土坯房前,南城派出所民警正與房內一中年男子對峙著。男子不時從開合的門縫中往外拋擲爆炸物,隨著“轟”轟陣響,泥土被炸得飛濺,煙霧四處彌漫。一時之間,人群難以靠近土屋。

爆炸現場

據了解,該村村民吳某企圖用自制的土炸彈,攻擊前來傳訊他的民警。吳某身上還纏了一圈圈引線,胸前掛著自制的“土炸彈”,一只手拉在引線處……更可怕的是,房內還有他生病的老娘。

時間一分一秒的在過去,吳某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僵持了三四個小時之后,吳俊決定從后門強行突破,阻止爆炸和坍塌的發生。他快速跑向吳某,并交代跟在后面的隊員:“我來,你們都快靠后出去,叫外面的人不要進來,危險……”話音未落中,他用胸膛向著點燃的引線撲去,試圖用身體撲熄它。同時雙手快速的拆卸綁在吳某身上的引線,死死抵住吳某,死命的將其往門外空地擠去。

吳某拿起砍柴刀向吳俊砍來,吳俊和趕來的特勤隊員陳亮等一起將吳某摁倒在地。肉搏中,眼看著引線越燒越短,吳俊一把用自己身體壓住爆炸物,“崩”的巨響,“炸彈”發生了爆炸……

吳俊受傷特寫

吳俊傷勢嚴重。所幸的是,吳某及其母親都安全救出,房屋內大量煙花爆竹沒有被點燃引爆,周邊臨近村民無人受傷。

現場房子夷為了平地

“五子在丟炸彈,快點制止他!”

耍渾村民對峙民警

2月10日,農歷大年初三,上午9時許,正在街頭帶隊巡邏的吳俊突然接到110指令:“請迅速趕往清泉鎮寶塔村8組支援,現場有爆炸發生。”

寶塔村距縣城8公里,吳俊帶領隊員迅速趕到。到現場后,吳俊心里一驚。只見一座土坯房前,南城派出所民警正與房內一中年男子對峙。男子不時從門縫中往外拋擲爆炸物,隨著“轟轟”的陣陣響聲,泥土被炸得四處飛濺,煙塵彌漫。四周鄰居揪心地喊:“五子在丟炸彈啊,快點制止他!”

五子姓吳,42歲,是寶塔村8組村民,一直未婚,與七旬老母同住。據介紹,年輕時五子暗戀同村鄭某家的閨女,因未能達成心愿而遷怒于鄭家長輩,多年來多次制造小事端騷擾鄭家。

正月初三一大早,見鄭某辦壽宴,五子又去滋事,并用裝有火硝的釣魚竿,將鄭某頭部打傷。村民們見他半遮半掩地拿著釣魚竿,誤以為是槍桿,頓時一片緊張。浠水警方接報后高度重視,當即派刑警及南城派出所民警前去處置。

見民警來了,五子緊閉房門躲著不出來,七旬老母也被關在屋內。接著,他不斷向外拋擲爆炸物,阻止民警接近。無論民警和村干部如何喊話、勸說,他始終不為所動。

一直這樣對峙肯定不行,吳俊悄悄貼近門邊,從門縫窺見五子左手拿著一把砍柴刀,上身纏了一圈圈引線,胸前掛著一個不規則物品,疑似自制土炸彈,右手拉著引線。

“我來,你們都靠后”

民警撲向引燃的“土炸彈”

“如果他綁在身上的是炸彈,就非常危險,萬一引爆了,不僅會傷了自己,還會連帶傷了母親,周邊群眾也不安全。”吳俊的心頓時揪了起來。他只好悄悄退后,與現場民警重新商量對策。

就在這時,五子突然來到門外,用刀指著民警叫囂:“此事與你們警察不相干,快給我滾開,不然就拉響炸彈炸了你們。”說完,又鉆進房里躲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五子越來越激動。吳俊決定從后門強突控制住他,以防夜長夢多。

幾分鐘后,吳俊安排幾名同事在屋外布控,自己帶人從后門突入,打算將五子逼至屋外菜地,解除爆炸物,消除危險。然而,當吳俊悄悄打開后門時,五子剛好與他目光相對。見此,五子隨即點燃了身上的引線,并向房間一角跑去。而那一角,堆放著煙花和爆竹!

“我們剛進去就被五子發現,他一下子就把身上的多條引線點燃了。”昨日,特勤隊員黃蔚帶著楚天都市報記者來到事發地,指著五子家的廢墟說,他到現在還心有余悸。

而當時,吳俊快速跑向五子,并對身后的隊員大喊:“我來,你們都快靠后出去,叫外面的人不要進來,危險……”話音未落,他向點燃的引線撲去,試圖用身體撲熄它。同時,雙手快速地拆卸綁在五子身上的引線,拼命將他朝門外空地擠去。但五子持刀不停地反抗,試圖跑進里屋——他的老娘還躺在里面的病床上。吳俊一寸不讓,硬將五子從屋內向著門口逼近了一大段距離。

眼看引線越燒越短,吳俊和特勤隊員陳亮等將五子摁倒在地。為防止爆炸擴大,吳俊用自己的身體壓住了“土炸彈”。“轟”的一聲,爆炸發生了。

空氣里彌漫著火藥和濃濃的皮肉燒焦的味道。大家沖進屋里,在煙霧中施救。

“快,快把人拖……出去,屋里,屋里還有個人,快救人……”吳俊吃力地對沖進來的隊友們說。大家趕緊把五子母子搶救出去,而吳俊已倒在地上起不來了。他的警服碎裂,混合著血水和焦糊的皮肉緊貼在一起,已分不清哪是衣服哪是被烤焦的皮膚了,手、腿、背,到處都是一片焦黑,臉上更是面目全非,同事們和現場群眾都不忍直視。

所幸的是,五子和母親都被安全轉移,二人傷勢不重,周邊群眾也無人受傷,僅有跟在吳俊后面的一名隊員受了輕微傷。

當時曾含淚為吳俊拍照、取證的浠水縣公安局技術隊民警感慨:“他這是在用命執行任務啊!如果不是他快速跑向五子,及時攔住五子往一大堆煙花爆竹跑去,后果不堪設想。”

據現場勘查民警介紹:五子拋擲的和纏在身上的物品,是他通過提取煙花爆竹中的火藥自制的易燃易爆物,俗稱“土炸彈”,它極不穩定,晃動劇烈或者強力壓迫時容易爆炸。

“有沒有隊員受傷?警情處理好了嗎?”

自己傷最重卻掛念同事

隨后,吳俊被緊急送至浠水縣人民醫院、黃岡市中醫院治療。因病情嚴重,當天又轉至武漢市第三醫院重癥觀察室。

英雄受傷,牽掛人心。黃岡市和浠水縣兩級公安局領導先后到病房看望慰問吳俊,還安排兩位干警輪流陪護在病床前。

昨天,陪護民警陳琰皓說,吳俊在重癥觀察室呆了5天后,于16日轉至普通病房。這一天正好是他41歲生日。

當天,吳俊15歲的兒子陳家興特意買了生日蛋糕,跟著爺爺從家里來武漢看爸爸。看到爸爸的那一刻,陳家興不敢相信,爸爸那熟悉帥氣的臉,竟變得如此陌生。因為受傷,爸爸張口都很困難,說話很吃力,每天只能進些流食。看到這些,陳家興眼淚都出來了。

事發后聞訊趕到醫院的妻子陳思,看到丈夫第一眼,強忍著不敢讓眼淚落下來。當時,吳俊的警服已經脫下了,里面穿的作戰訓練服胸前已經被炸穿了,露出一個大洞,袖子也已破爛不堪,腳穿的重工皮鞋已經被燒糊了。見丈夫嘴角微動,陳思俯下身子湊過去傾聽。

先是兩聲微弱的“我沒事,我沒事。”隨后,丈夫又問:“有沒有隊員受傷?警情處理好了嗎?”獲悉其他人無大礙,吳俊才放心了。

武漢市第三醫院燒傷科副主任劉淑華介紹,院方對吳俊進行了精心治療,目前他已脫離病危,不過手上和臉上會留下疤痕。

“話不多,悶著頭做事”

勇民警曾多次參加排險

吳俊今年41歲,從警已有18年,先后在南城派出所、洗馬派出所、巴河水陸派出所工作。2011年,任巴河水陸派出所副教導員,去年11月,調入縣公安局特勤隊。

吳俊的父親是一名退休民警,和老伴身體都不好,兩老至今還不知道兒子受傷的詳情,大家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是執行任務時受了點輕傷。

談起吳俊,同事們說得最多的,除了他的英俊帥氣,還是他為人忠厚,做事踏實。“跟他父親一樣,話不多,悶著頭做事。”南城派出所所長郭見田說。

老同事、洗馬派出所所長謝道福介紹,有一次,洗馬河發大水,河岸的泥土受到沖刷,面臨垮塌。這時,有人發現岸邊有個流浪人員,吳俊不顧危險,沖到岸邊將他轉移到安全地帶。

昨日在病房里,吳俊接受楚天都市報記者采訪時,吃力又堅定地說:“如果遇到這種事情讓我再選擇一次,我還會作出同樣的選擇。”

 
免费三张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