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當前位置 : 主頁 > 綜合資訊 >

監管持續強化 結構性存款規模增速大幅回落

時間:2019-10-11 14:20 瀏覽:

  近日,有媒體報道,浙江轄區監管已經叫停假結構性存款。對此,浙江銀保監局10日回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近期未專門發過“叫停假結構性存款”的文件。浙江銀保監局同時表示:“我局認真貫徹落實銀保監會有關結構性存款業務的監管要求,通過窗口指導、治理亂象等方式,督促轄內銀行業金融機構規范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

  在浙江之前,北京銀保監局已經印發《關于規范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的通知》,從產品設計、風險計量、風險控制和銷售管理四個方面入手,對當前業務發展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和亂象進行規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統計發現,截至今年8月末,全國中資銀行結構性存款余額為10.46萬億元,較2018年同期的10.02萬億元增長4.39%,與2018年的規模增速相比大幅回落。

  監管規范結構性存款業務

  結構性存款是指金融機構吸收的嵌入金融衍生工具的存款,通過與利率、匯率、指數等的波動掛鉤或與某實體的信用情況掛鉤,使存款人在承擔一定風險的基礎上獲得更高收益的業務產品。而“假結構性存款”,金融衍生工具觸發的可能性極小或者收益率基本固定。

  據中信證券研報介紹,“假”結構性存款主要可以分為兩種形式:一是將嵌入結構性存款的衍生品工具設置不可能執行的條件,導致衍生品交易不可能被觸發,再加上產品本身通常不會報告衍生品的真實交易情況,因而產品本身與衍生品的真實掛鉤令人懷疑,結構性存款產品的性質有問題;二是結構性存款產品在設計上將嵌入衍生品的觀察區間或者情景條件設置得較為寬松,從而使得最高收益很容易達到,并且最差收益與最高收益的差距很小,使得原本浮動的收益變成固定收益,實質上表現為類似固定收益的“剛性兌付”產品,達到保本保收益的目的。

  銀保監會在今年5月發布的《2019年銀行機構“鞏固治亂象成果促進合規建設”工作要點》中曾明確指出,理財業務存在結構性存款不真實,通過設置“假結構”變相高息攬儲的問題。

  9月6日,北京銀保監局印發《關于規范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指出結構性存款存在的四大問題,包括產品設計不合規;風險計量不準確;業務體量與風控能力不匹配;宣傳銷售不規范,強化了存款人對于結構性存款收益的“剛兌”預期。

  《通知》要求,各行應嚴把結構性存款產品設計審查關,及時停售存在設計不合規或“假結構”問題的產品,確保結構性存款真實嵌入金融衍生產品且衍生產品部分有真實的交易對手和交易行為,并使存款人獲得的收益與所承擔的風險相匹配。《通知》同時在風險計量、風險控制方面提出了相應要求。

  結構性存款規模保持平穩

  負債壓力增大是銀行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的主要原因,天風證券研報指出,相比同業負債,一般性存款穩定性更強,監管對同業負債也加以限制——商業銀行廣義同業負債不得超過負債余額的1/3,這讓銀行十分重視一般性存款業務。但存款增速持續走低,讓存款競爭變得異常激烈,結構性存款正是在此背景下脫穎而出。此外,結構性存款比一般性存款也有優勢:由于其最終利率取決于投資收益,并不在央行對存款利率水平的監測范圍內。這一點讓結構性存款變得更類似資管產品,能滿足客戶對高收益的向往。

  在這種背景下,商業銀行結構性存款的規模出現大幅增長。央行金融機構信貸收支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末,全國中資銀行結構性存款余額為6.95萬億元,2018年末增長至9.62萬億元,增幅38.42%。隨著監管的持續強化,今年結構性存款的規模增速有所回落。截至今年8月末,全國中資銀行結構性存款余額為10.46萬億元,較2018年同期的10.02萬億元增長4.39%。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6月到8月,全國中資銀行結構性存款的規模保持平穩,其中中資大型銀行的結構性存款規模在持續下降。央行數據顯示,6月到8月,全國中資銀行結構性存款規模分別為10.51萬億元、10.44萬億元和10.46萬億元,其中,中資中小型銀行結構性存款規模分別為6.96萬億元、6.89萬億元和6.95萬億元,占總規模的比重穩定在66%左右;中資大型銀行結構性存款規模分別為3.55萬億元、3.54萬億元和3.51萬億元,規模持續下降。

  中信證券研報指出,從未來監管趨勢來看,在存款增長乏力的大背景之下,監管層可能會允許部分資產規模較大、抗風險和投資能力較強的中小銀行通過獲得衍生品交易資格來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當然同時也需要督促銀行在制度和操作層面完善衍生品交易風險防范措施。從長期來看,結構性存款的規范發展將在存款利率定價方面發揮積極作用,利率市場化機制形成之后利率傳導機制更為暢通,寬貨幣能有效降低銀行負債端成本,從而傳導到寬信用,助力實體經濟增長。上述天風證券研報分析認為,規范結構性存款業務的目的和LRP改革是一致的,即從負債端降低銀行成本,從而降低貸款利率,減輕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免费三张牌